首页 > 社会 > 内容

长治前纪委书记马彪免职的前后
发布时间:2018-6-23 0:43:25   作者:不详

长治市纪检监察委网站的领导一栏中,监察委主任一职已经空悬半月有余。

据知情人士透露,前任长治市委常委、纪检书记马彪被免职后,其监察委主任一职并未被人大免职。一法律界人士告诉记者:从法律上方面来讲,马彪仍然是长治市监察委主任。之前深陷舆论漩涡的马彪,突然被免职前后,究竟发生了什么?一直关注此事的本报记者再次赴长治进行调查:

实名举报"罗生门"依然无解"

“事情始端于程x英索贿6000万未果后打击报复我们”。尽管已经数次就此事采访过山西兆盛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兆盛公司)董事长陈兆平,但能感觉到他的愤怒:"索贿不成,打击报复,上级包庇下级,视党纪国法为儿戏"。言辞之间的上级,直指时任长治市市委常委、纪检委书记、监察委主任马彪。

而陈兆平之子、该公司销售负责人陈瑞民,则曾被莫名带走,且被威逼利诱:“被潞城公安局的办案人员带到公安的办案基地,干警李时珍极尽威逼恐吓,让我认罪并检举我父亲”。“而这些办案人员在办案时,却不出示任何证件,这成为去年8、9月之间兆盛公司的常态。公司因此几乎无法经营,损失巨大,多名高管不堪其扰而离职”。

在记者梳理这件事情中发现,多个时间节点,让人浮想联翩。

2017年7月18日,程x英在兆盛公司向陈兆平索要价值6000余万元的十五亩土地。陈兆平衡量再三,断然拒绝其索贿。后遭到程的威胁:要罚你两亿元,并判你七年。

2017年7月19日上午,陈兆平向长治高新区管委会领导反应被程x英敲诈和被威胁一事。下午,程x英即到兆盛公司道歉,同时希望取得兆盛公司的谅解,被拒绝。

2017年7月20日,长治公安局高新区分局以“冲击纪检委”为由立案调查陈兆平。

2017年7月21日,陈兆平开始向长治市纪检委反应程x英索贿的问题。

2017年8月,程x英从高新区纪工委副书记、监察局局长的职务上升任长治市纪检委干部监督室主任。

2017年9月,长治市纪检委指派长治市公安局对举报人陈兆平以“串通投标罪”进行立案调查。

从上列时间节点不难看出,其中很多巧合,令人遐想。更让人想不到的是,长治市公安局竟然指派辖区内潞城市公安局承办该案。据多个信源证实:此前程x英之夫张晓琳曾任潞城市检察院检察长;其侄程琦在升任长治市房管局局长之前,曾任潞城市纪检委书记。

据陈兆平的一份举报材料称,兆盛公司在办理房屋预售许可证时,曾被长治市房管局无故刁难……

各家媒体试图还原真相,却越发扑朔迷离

早在2017年年底陈兆平在向中纪委、山西省纪检委实名举报后,开始通过微信在网络上公开实名举报程x英索贿不成反过来打击报复的情况。记者百度发现,早在2018年2月份,就有网络媒体,试图调查报道此事。3月份,包括本报在内的传统媒体开始关注此事。

《法律与生活》杂志记者张冀羽在其4月16日的报道中称:“因为在高新区纪律检查委员会采访过程中,高新区纪工委季书记在协助记者采访过程中,通过她的电话,让记者接听了山西省纪律检查委员会任书记来电。在电话中,记者向任书记表达了想就此事件向程某英本人采访的意愿。任书记表示:记者可对此事件向程某英本人进行正常采访”。经过本报记者核实,该处提到的任书记,为山西省委常委、省纪检委书记、省监察委主任任建华。这是媒体唯一能证实,山西省一级领导在关注此事。

其后,数家媒体试图采访被举报的程x英及长治市纪检委领导,均遭拒绝。在长治市纪检部门给媒体的三无(无公章、无落款、无签名)书面回复中称,在(陈兆平实名举报程x英)调查中,没有人能够证明程x英曾经索贿。

在此之前,被媒体广泛报道的该举报事件中,所有的证人被所有的记者都采访过。而这些证人,全部指认程x英,曾经分别通过他们向兆盛公司的陈兆平索取土地及房屋。某媒体的标题甚至是:“山西企业家举报女干部索贿巨额土地房产,土地局长:有此事”。

一边是当事人实名举报及证人的指认,另一边是长治市纪检部门的非权威回复,本该拨云见日的媒体调查及报道,反而让此事越发让人难以看懂……

长治纪检书记被免开始or结束

从接收举报到自己被举报,在长达半年多时间里,前长治市市委常委、纪检委书记马彪身陷舆论漩涡。而求解不成的媒体,似乎也对始终保持沉默的长治有关部门束手无策,在能检索到的将近50篇有关报道中,内容基本雷同。长治甚至山西的街头巷尾中,人们热议不断,但也仅限于议论。

5月11日,山西某知名媒体人突然在自己的微信公众号中刊出一篇标题为《山西长治 高新区纪工委书记程晚英疯狂索贿的背后》的文章,将矛头直指马彪:马彪已成为国民党时期的戴笠,长治市纪检委也被他训练成过去的“军统”。

时隔半个月之后的5月24日,其微信公众号又刊出一篇文章,该文更是将马彪称为《一个满嘴脏话的纪检委书记》。在该文后附有一段录音,在这段时长1分27秒的录音中,马彪一共使用了12次“他妈的”、“球”等脏话,其中对举报者或者是被调查对象,更是“传神”的形容为“小孩儿××,越扒拉越硬”,一时舆论哗然。

5月29日,坊间突然有传言,马彪被免去党内一切职务。据知情者告诉记者,这是5月28日晚,由山西省委决定的。但是时至今日,在长治乃至整个山西,无论是官方媒体,还是相关部门,没有发布任何消息。

5月30日,隶属于北京电视台的网络平台“北京时间”突然刊文证实:马彪被免职,新的市委常委、纪检书记已经到任。而新京报的网络平台“政事儿”,则以《有事!这名市纪委书记名单被从纪委监委官网撤下》为题,报道了此事。而另一些媒体则报道,马彪被免职的原因,是对网络舆情处置不力。

爆料“脏话书记”的山西某媒体知名人士则告诉记者,他在山西侯马采访时,掌握了马彪大量的违法违纪线索。并称,马彪在山西侯马时有“马五亿”的绰号。他已经致信山西省委常委、纪检委书记、监察委主任任建华。未来,不排除以公开信的方式,将线索公之于众。在谈到其曝光录音的来源时,该资深媒体人则说:录音来源合法,是马彪自己意思的真实表达。并告诉记者,该段录音和以前媒体的报道可以互相印证:长治市纪检委,确实早就知道程晚英索贿的情况。随后,记者在网上查询到,马彪曾长期在山西侯马任要职。

掩耳盗铃,谁是那双试图“捂耳朵”的手

“这件事从一开始的网上实名举报,到后来从网上到线下的舆论狂欢,当地宣传部门功不可没”,一位资深媒体人略带嘲讽,这样对记者说。

早在舆论对兆盛公司实名举报事件尚未发酵的3月,兆盛公司曾经邀请北京一些退下来的老领导,到长治宣讲十九大精神。全国主流媒体悉数到长治采访报道,而长治当地的媒体却集体失声。据一位知情者透露,参加活动的本土媒体记者被要求写检查。

而到4月中旬,当地电视台一档娱乐节目的制片人,试图联系兆盛公司拉些赞助。陈兆平告诉记者,其当时就告诫了这位制片人:我得罪了马彪。这位制片人当即表示,我们这节目和马彪没关系,但随后即没了消息。据电视台的人讲,该制片人被批评,节目被撤销。直到马彪被免职,该制片人给兆盛公司的工作人员发来八个字:兆盛加油,正义必胜。期间的事,究竟是权力任性了一把,还是有关人等主动向权力献媚,外人至今不得而知。

埠外记者对“实名举报事件”的采访,则充满了戏剧性:“满满的都是故事”,一位记者这样形容他自己的采访经历,而这些故事,后来则成了不可控的“事故”。

本报记者试图联系参访报道过该事件的所有记者,力图还原出这新闻背后的“故事”,一些同行闭口不言,而另一些同行则摇头苦笑:山西和长治有关部门应对舆情和记者采访,仍停留在上个世纪:试图掩耳盗铃,宣传部门则充当了捂耳朵的这双手。

一些媒体报道,马彪被免职的原因是“应对网络舆情不力”。爆料“脏话书记”的山西某著名媒体人这样评价:“怎么才应对有力?难道要像上个世纪末一样再把我抓起来?”

似乎为了印证上述报道,追踪采访该事件的某报社记者,在山西省委宣传部履行采访手续时,遭到该部新闻处某边姓负责人的驱逐:“他叫安保人员带离了我们”。某报记者这样描述当时的场景:“屈辱”!他们随即向山西省委以及省纪检委进行了举报。而时隔两天,山西省委宣传部,竟然也向上级宣传部门投诉了记者。

另一位资深媒体人则这样形容当地的宣传部门:5月27日,长治市委宣传部组织当地媒体记者到外地游学,29日市委常委、纪检书记即因为应对舆情不力被免职,真是神助攻、神队友、神补刀……

去马彪时代的传说及其他

马彪的突然去职,及当地有关部门对此的秘而不宣,让此事充满了神秘,从而引发各种传言。

据一位当地权力部门的工作人员讲:马彪被免职之前,虽然已经深陷舆论漩涡,但他似乎对被免职并无思想准备。其曾在半公开场合表示,其下一步的去向应该是去省公安厅担任纪检组长。此次的免职,充满了偶然性,显然不在马彪的预计之内。

而对马彪被免职,当地纪检部门的一些工作人员,则感觉复杂:一是终于可以周末休息了,二是不用被粗暴对待了,三是感觉马彪特别“保护”纪检干部。而这些在外人眼里,“保护”是护短,且没有原则。当地公安部门的一位警察则告诉记者,市公安局所有的局级副职领导,都被马彪调查、处分过。原因显然不是公安局的领导集体违纪:“应该是为某些权力斗争做了刀把子”。记者进一步追问时,该警察却讳莫如深。

而坊间的传言更加离奇:5月29日上午,马彪知道自己被免职后,曾在办公室迟迟不肯离开:“为给新到任的书记腾办公室,马彪而被人架走”。这个传言直接引发了另一个传言:“马彪被抓了”。

但据接近马彪的一位人士讲:当天(4月28日)晚上,省委常委会结束后,马彪应该已经得到了自己被免职的消息。第二天(4月29日)马彪像以往一样上班,但是数个需要纪检委书记签字确认的文件,都被其找借口推掉,这显然不符合其以往的工作风格。在接近中午的时候,马彪主动与纪检委的副职交接了工作,而后将门禁卡以及饭卡放在办公桌上,静等太原的朋友来接他。

另一位领导则对记者说:4月29日,马彪书记在当地县处级以上领导微信群里发了三张照片:一张是在长治上高速公路时,一张是在武乡服务区时,最后一张则是在太原下高速公路时。图片发过后马彪随即退出了该微信群。

一位长期在组织部门工作的人士对记者说,马彪被免职以及新的纪检书记到任,整个过程透露着不寻常:不仅当地公共媒体没有公开报道,在当地市委市政府甚至纪检监察部门的网站上,也没有任何说明。“只是简单地把纪检委书记的名字换了下来,同时将监察委主任的姓名隐去”。一位法律界人士,则提出了自己的看法:山西省委仅仅是免去了马彪的党内职务,而马彪监察委主任的身份,是长治市人大选出来的。未经人大的任免程序,马彪仍是长治市监察委员会主任!纪检监察网站上,监察委主任一职无故空缺,显然是不严肃的。

这些不寻常引发的另一个结果则是在普通群众的心目中,长治市纪委的形象受到了损害。而整个事件,对长治的形象亦产生了不可估量的负面效应,一位负责招商的干部对记者说,在舆论汹汹时,曾经有投资者拿着相关报道问他:长治对本土企业尚且如此态度,如何保护他这种外来投资者?

对兆盛公司和陈兆平来说,其想讨的说法仍然不知道在哪里。“这件事中,没有赢家”,陈兆平这样对记者说。

文章转自纳税人报 原文链接:http://www.nsrbs.com/shownews.asp?id=1830

上一篇:山东省庆云县“水云间自然生态度假中心项目”死亡之谜
下一篇:没有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