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方 > 内容

阿城区小岭镇村民公开求助哈尔滨市长孙喆
发布时间:2018-4-9 13:49:01   作者:不详

村民口粮地被村干部强行收回包给自己的亲属种

对农民来说,土地是“命根子”是生存的保障,没有耕地就意味着没有了收入,没有了生存的保障。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小岭镇南屯村民林淑芹实名举报自家的口粮地,多年来被村干部强行收回包给自己的亲属耕种,粮食直补款一直用她的名字被他人冒领。

我叫林淑芹,阿城区小岭镇南屯村村民,我实名举报我的农村口粮地被村干部强行收回,包给自己的亲属种,用我的名字冒领粮食直补款。

事情经过如下:1983年农村土地第一轮承包的时候我和我母亲在小岭镇东川屯分了6亩地,分别是北大洼地和南大排地,在1987年,我母亲重病,因特殊情况我要去医院护理我母亲,地就搁置了一段时间没种,没过几个月等我回来安排交接给我亲属种的时候,这时发现我和我母亲的口粮地被当时的队长腾连才给强行收回去了,然后又另行发包给它人,于是我去找腾连才理论,腾连才却说你撂荒了,你爱哪告哪告去。

什么是撂荒?

撂荒是指土地撂荒满两年才算撂荒,这时村里才有权收回另行打包。

可是我才耽搁了几个月没种,腾连才却给我强行收回去了,明显不符合相关规定。

另外,农民是靠土地生存的,没有口粮田就没有了生活来源,腾连才也是农民,这个道理他应该清楚,为什么不找我核实此事,一个村子住未经过我本人同意就强行把口粮田收回,这明显存在问题?

发现问题给补了1.2亩地

2016年4月,我又一次找到小岭镇政府刘力书记,刘力书记委派分管农业的副镇长许建平接待了我,说我当时放弃我的土地承包权的依据是根据当时队长腾连才口述的证明。那我也是当事人一方,我说我没放弃土地承包权,如果是我自愿放弃会和村上履行一个书面的协议,这才符合法律法规。在刘力书记的督办下,给我和母亲分了1亩2分地,可这些地根本不够我们母女生活,要求归还原耕地面积,但现在我的地让村会计的亲属于清华,赵金子夫妇种着,多年来还用我的名字有人在冒领直补款,没有我本人签字,粮食直补款是如何冒领的?

举报直补款被冒领无人处理

据了解,多年来,村里一直用我的名字在领我家土地的直补款。粮食直补款是国家红线,相关政策法律法规都有。

2018年3月份,我把这些事情实名反映给现任的小岭镇党委书记王殿友,我相信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我家土地每年领直补款用谁的名字领的,谁去领的,干什么用了,都能查出来,可奇怪的是王殿友关于农民举报直补款被冒领的事情未给予任何答复,这里面存在什么原因,希望纪检部门对此事进行清查。

更奇怪的是2016年补给我的1.2亩口粮田也有直补款,可到现在我也没有领到一分钱,这笔钱又让谁领走了,领走后干什么用了。

我是一名农民,农民靠土地生存,没有土地就没有生存保障,这是涉及民生的大问题,可哈尔滨市阿城区小岭镇党委书记王殿友对人民群众的合理诉求不闻不问,违背了党章的要求,对直补款被冒领的事情也不进行查处,不知道这样的领导干部有没有能力执政?

全国两会刚刚结束,国务院总理李克强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政府对待人民群众合理诉求应及时进行处理,可在阿城区小岭镇一个农民口粮田被村干部强行收回包给自己的亲属种,让农民如何生存?这样的合理诉求,都得不到解决和处理?

阿城区小岭镇村民公开求助哈尔滨市长孙喆村民口粮地被村干部强行收回包给自己的亲属种、实名反映给小岭镇党委书记王殿友不予处理。 对农民来说,土地是“命根子”是生存的保障,没有耕地就意味着没有了收入,没有了生存的保障。黑龙江省哈尔滨市阿城区小岭镇南屯村民林淑芹实名举报自家的口粮地,多年来被村干部强行收回包给自己的亲属耕种,粮食直补款一直用她的名字被他人冒领。

来源:http://nfds.hxcjsy.com/a/minshengxinwen/2018/0409/14070.html

上一篇:武汉黄陂区拒不执行生效裁决 公然藐视司法判决
下一篇:疯狂的虎牙搅乱了直播业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