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生 > 内容

陕西略阳:政府纵容企业盗采砂金已涉多项违规
发布时间:2018-3-15 9:22:50   作者:不详

【记者 韩东起】 2018年1月16日,本社以《陕西略阳监管缺位 企业盗采砂金致使嘉陵江污染严重》为标题发表了略阳嘉陵江借修建防洪设施为名,施工企业涉嫌盗窃国家资源的报道,该文章发表后,在社会引起强烈反响。同时在报道中公开提出以下六个问题:

一、政府将嘉陵江河道内资源作价3000万配置给施工单位是否被作为招标的前置条件,作价3000万的依据是什么?有无专业单位的评估?或者是施工方与政府的赌博?如果作价3000万的资源虚拟存在,是否有低价中标的嫌疑?

二、此次施工是否存在资质挂靠?

三、一个总造价8000万的工程,3000万意味着其37.5%的份额,此类工程的利润空间有多少?施工单位须先向政府缴纳3000万资源配置费,在依法行政的今天,法无授权不可为,政府有无收费依据?施工方向政府缴费的账户是否是中标单位的对公账户?

四、综合略阳当地沙石料市场以及多方求证,由于“河长制”出台后各地官员考虑到政治风险,邻近县的嘉陵江汉江河段都实施了沙石禁采,受此影响略阳境内砂石价格有了一定的涨幅,但施工方所使用的开采方式是大开挖,在沙石开采行业属于高成本运作,综合市场价,利润每立方米不超过10元钱,3000万意味着要开采超过300万立方的沙石料才能收回成本,请问政府和主管单位,该项目的混凝土总量是多少立方米?政府有无给施工单位办理沙石料开采手续?按照加工一立方米砂石用水3吨计算,如此规模将会有1000万吨污水排入嘉陵江,请问有无环评手续和治理措施?

五、按黄金市场价每克275元,3000万是109090克(约110公斤)黄金的价值,加之开采成本,投资者需开采超150(150000克)公斤黄金才能收回成本,按照施工单位开采沙石(毛料)每立方米0.5克的含金量计算,沙金的回收率约80%,投资者需开采375000立方沙子才能收回成本,如此规模的开采,国土部门是否介入?结合略阳采金历史,之前有多家企业在县境内多条河流大规模开采是否有盗窃国家资源以及偷税漏税的嫌疑?

六、略阳嘉陵江大桥开裂,县水利局交通局认为是热胀冷缩反应,请问有无资质单位出具的鉴定报告?希望当地政府能给予正面回复。

2018年1月19日,略阳县政府相关部门向本社作出《关于祖国网反映我县境内有企业盗采砂金致使嘉陵江污染严重有关问题的调查说明》,同时略阳县水利局也以“网事回响”为主题在其公众号发表了“略阳县水利局关于嘉陵江干流县城段防洪工程有关情况的说明”。

但令人失望的是,该回复中只对工程作一简单介绍,并阐述了该工程的必要性与重要性,其次就是该县经济压力大资金不足的情况,但对记者在报道中所提出的六个主要问题,却只字未提,以回避态度自我标榜。

略阳县政府对于此事的态度,其实早在去年年底记者采访完此事之后便有所反应,2018年元月1日在陕西地方网站出现了以略阳宣传部、水利局工作人员发表的《略阳破解融资难题推进嘉陵江防洪治理》 的署名文章。

为了更准确的弄清事实真相,还原事件真实面目,针对以下问题记者向略阳县政府相关部门进一步采访,但截至目前,本社未接到略阳县政府任何回复。

1、水利局划定的河道开采范围四至,是否办理了采金手续和“采砂许可证”?

2、请提供榆林市榆阳区兴源水电有限公司汇款凭证。

3、为何招标结束后才决定以河道资源换建设资金,请准确回答所谓的资源指的是什么资源?而不在招标之前作为招标的前置条件,这是否存在为中标企业量身打造条件的嫌疑?

4、记者在略阳县采访时了解到,江水污染混浊的原因主要是因为淘金所致略阳县水利局作为主管单位,为何无视这一事实为企业开脱?而该在建项目环评是否允许淘沙淘金的污水直接排入嘉陵江?

5、请提供环境部门环评手续和出具资质鉴定部门对略阳嘉陵江大桥开裂现象出具的鉴定报告。

6、嘉陵江干流县城段防洪工程预算总投资8178万元,行业利润最高在总工程款的25%左右即2044万元。除去中标后“自愿缴纳”的3000万之后,还要倒贴956万元到工程上,中标企业此举的目的是什么?

7、在略阳采访时,当地群众一致认为,略阳嘉陵江防洪工程施工方并非中标单位,而真正的幕后老板为一位略阳籍侯姓资深挖金人,且此人与略阳政府某主要领导关系密切,而此人在略阳以修路名义挖金多年,近年来所做的政府交通工程多数先施工后招标,该企业是否与政府相关部门、领导存在利益输送或结成利益共同体?

相关专家告诉记者:“采砂、采金都需要资源部门和环保部门的批准并办理相关许可证件才能开采。地方政府允许采但是没办理相关手续依然是非法的。”

记者查阅相关资料得知,在公路大桥下超出设计方案采挖沙石,其行为已违法。根据2011年7月1日起实施的《公路安全保护条例》第二十条规定:特大型公路桥梁跨越的河道上游500米、下游3000米,大型公路桥梁跨越的河道上游500米、下游2000米,中小型公路桥梁跨越的河道上游500米、下游1000米的范围内,禁止采砂。在国内一些河流,发生过盗采江砂导致桥梁告危的情况。比如,2003年2月,京九铁路巴河特大桥下游距桥墩不到50米处被采砂船蚕食,造成重大险情。

长期以来沙金资源被盗采,资源流失,税收落空为当地政府纵容所致。假如没有此次事件中1320米二分之一的河道资源作价3000万作为参照,没有人能估算出略阳嘉陵江河道资源的真实价值,嘉陵江在略阳总长86.75千米,按照此次资源作价计算,嘉陵江的河道砂金资源超400亿元价值,在过去的20多年里,略阳嘉陵江以及多条支流被淘金客疯狂采挖,在付出了资源与环境的代价之后,当地政府因淘金而得的税收几乎为零。

即使需要出让资源,也应公平公正。《中华人民共和国矿产资源法》规定,矿产资源归国家所有,管理部门应依法出让,采矿权人应依法取得,其过程必须合法并公平公正,而此次的资源置换中,项目招标公告并未提及资源置换,中标后再协商资源置换有私下串通,为中标单位量身定做之嫌疑。

上一篇:一起玉米品种审定及授予植物新品种权的纠纷
下一篇:千块钱的玻璃强化炉卖9万!济南广发科技的“愚民计划”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