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民生 > 内容

一起玉米品种审定及授予植物新品种权的纠纷
发布时间:2018-1-16 9:41:53   作者:不详

----- 从山西省种子行政管理机关审定行为涉嫌违法说起

本网讯:一个黑龙江省农业科学院玉米研究所与黑龙江阳光种业有限公司共同合作研究发的自主知识产权玉米新品种哈育189,2011年申请审定, 2015年5月通过审定,2015年6月育种者申请了哈育189及父母本三品种的植物新品种权授权。但在2017年5月山西省种子行政管理机关却违反我国有关法律规定,对明知与哈育189相冲突的利合228玉米品种进行审定。造成两家培育公司的权属纠纷。

一、引起争议的两个玉米品种,哈育189和利合228的基本情况。

哈育189玉米品种是黑龙江阳光种业有限公司与黑龙江省农业科学院玉米研究所共同合作研发的自主知识产权玉米新品种。父本HRK110品种于2003年组配成功;母本HR0252品种于2004年组配成功;哈育189玉米品种于2008年由HRK110和HR0252杂交育成,2009年进行中试,2011年申请审定,进入审定程序。

根据我国《种子法》相关规定,一个品种能获得审定或被授权植物新品种权的条件是必须具备特异性要件。《种子法》规定,特异性是指一个植物品种有一个以上性状明显区别于已知品种。已知品种是指已受理申请或者已通过品种审定……品种。可见哈育189自2011年申请审定起即是法定的“已知品种”,在后申请审定或植物新品种权的品种如果与其相冲突都不符合审定和授予品种权条件,不能给予审定和授权。

哈育189于2015年获准审定,2015年6月育种者申请了哈育189及父母本三品种的植物新品种权授权。

利马格兰欧洲股份公司于2015年1月以利合228及NP01154、NP01153品种为名义,抢注了哈育189及其双亲的植物新品种权。利合228于2017年获准山西省审定,审定登记的育种者为山西立马格兰特种谷物研发有限公司,于植物新品种保护程序中的育种者是不同的,这与我国及国际植物新品种保护联盟植物新品种权归于育种者的规则相冲突。

上述基本事实来源于黑龙江省种子行政管理机关、山西省种子行政管理机关及农业部植物新品种保护办公室的官方公告文件。

二、涉及哈育189、利合228两品种的争议、纠纷及有关机关的违法事实。

(一)利合228山西省申请审定引发知识产权冲突

2016年9月山西省种子行政管理机关书面通知利合228的育种者及审定申请者山西利马格兰特种谷物研发有限公司,经DNA检测利合228品种与农业部征集的审定品种哈育189极近似或相同,根据我国《种子法》第15条第2款和《主要农作物品种审定办法》第12条的规定,鉴于哈育189自2011年即是法定的“已知品种”,意味着利合228不能获得审定。但2017年5月山西省种子行政管理机关还是让利合228通过了审定。根据2017年12月对山西省种子行政管理机关事后了解,该机关是在国家农业部种子管理机关指令下,才对不符合审定条件的利合228品种给予审定的。

(二)农业部种子管理机关对哈育189与利合228品种冲突的干涉

1、2016年12月农业部发函黑龙江省种子管理机关,要求协查哈育189品种审定合法性,2017年3月黑龙江种子管理机关调查并书面报告农业部种子管理局,该品种的审定合法有效。

2、农业部种子管理局于近日电话通知黑龙江省种子管理局,要求撤销哈育189审定并将哈育189名称变更为利合228。

据悉利合228即将通过农业部组织的国家审定。2016年12月农业部农技推广中心(负责农业部组织的主要农作物国家审定工作)曾经函告利合228申请人,利合228与已知品种哈育189为同一品种。可见农业部种子管理局要求撤销哈育189审定完全是在为利合228通过国家审定扫除法律障碍,这样不遗余力地为商事主体的利益卖力,公然的明显的违法,行为的动力何来值得追查。

3、利合228现正在内蒙古做引种备案工作,内蒙古种子管理机关对此进行了认真审核,农业部种子管理局领导电话要求必须给予备案。

4、利合228在黑龙江省的备案也受到了农业部种子管理局领导的指示,要求必须给予备案;利马格兰公司现已在黑龙江省大肆宣传利合228是升级版的哈育189,该公司完全无视我国法律,侵害了合法经营者的利益,制造了违法者以权力为后盾可以肆意妄为的现实.

我国《种子法》及规章《主要农作物品种审定办法》规定了审定制度的程序和实体要件。明确规定了给予行政许可(即审定)的要件,和撤销行政许可(即撤销审定)的要件。非经法定机关、法定理由、法定程序品种的审定或撤销审定是不能成就的。农业部种子管理局的上述行为违反了法律和规章规定。

据近日调查,内蒙、黑龙省种子管理机关在农业部个别领导的强大压力下对不符合条件的利合228给予了引种备案。

(三)农业部植物新品保护机关的不公正行为

1、2017年10月哈育189育种人得知“利合228”与“哈育189”有可能为同一品种;2017年11月向植物新品种保护办提交驳回“利合228”授权的异议申请;同时提交中止“NP01153”、“NP01154”品种权保护的申请。截止发稿日上述异议及中止申请未得到任何处理,如石沉大海毫无音信,有关机关以行政不作为的方式违法拖延,掩护“利合228”的抢注知识产权行为,按部就班的一步步进行授权程序。

2、利马格兰欧洲股份公司为合法化其恶意抢注知识产权的行为在中国发动了一场诉讼,但是其诉讼中自认的事实恰恰暴露了其抢注知识产权的本质,利马格兰欧洲自认“利合228”品种及其父本NP01154母本NP01153的繁殖材料即3品种的种子2013年才首次引进中国。而此时“哈育189”已于2011年以申请审定的方式公开,成为法定的“已知品种”多年。“哈育189”的育种者将上述事实多次向农业部种子管理机关、植物新品种保护机关反应,二机关均未予以处理,也不予答复,任凭“利合228”的抢注行为肆意横行。

3、2018年1月4日根据新的事实再次提出了中止“利合228”及“NP01153”、“NP01154”授权的申请。截止举报日,该正当程序权利仍未得到办理机关的任何答复。

经调查植物新品种保护办公室“异议程序”和“中止程序”的进展情况,当面答复经植物新品种保护办公室内部集体决策授予“利合228”及双亲品种权,可见植物新品种保护办公室是在集体违法,鉴于“利合228”及亲本品种的授权公告截止发稿日尚未发布,根据我国现行制度品种权自授权公告之日起生效(植物新品种保护条例实施细则41条),我们拭目以待农业部是否将违法进行到底,是否给予“利合228”公告授权。

4、2018年1月5日,举报人收到植物新品种保护办公室邮寄送达,驳回了申请人“哈育189”品种的植物新品种保护申请,驳回理由是与“利合228”为同一品种,且“利合228”申请保护在先。植物新品种保护办在此显露了执法的两面性和不公正性。对举报人在先7年之久已公开的自主知识产权,已成为法定“已知品种”的“哈育189”的权利不予保护,却对仅仅抢注早5个月的“利合228”的予以保护,并以此为理由驳回了“哈育189”的授权申请。同一部法律执行出了双重标准,公然破坏制度。

5、据农业部植物新品种办公室文件反映,2017年10月20日关于“利合228”及双亲与“哈育189”及双亲,分别为同一品种的鉴定结论已出,2017年11月20日已签发,但是上述文件最早的于12月29日交寄12月31日举报人才收到。“利合228”与“哈育189”为同一品种的鉴定结论经哈育189育种人在农业部2次当面催要才于2018年1月4日交寄。在此期间2018年1月2日“利合228”的授权审批文件已由农业部主管副部长签批。可见农业部工作人员故意不告知举报人重要的案件信息,将“利合228”的签批授权做成了既成事实,直接剥夺了哈育189品种获得程序救济的权利。

据悉,该案件双方当事人已经向人民法院和纪律检查部门提交了多个调查程序,我们将对案件的后续发展给予关注。

来源:宁波快讯网 http://www.nbxwa.com/e/action/ShowInfo.php?classid=72&id=6004

上一篇:恶意借司法诉讼抢占财产案件 实属(鞭挞)法律破坏以法治国理念引热议
下一篇:陕西略阳:政府纵容企业盗采砂金已涉多项违规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