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法治 > 内容

军民科技如何“愉快玩耍”?
发布时间:2017-7-10 23:00:49   作者:佚名

\

7月4日,北京,工作人员在第三届中国(北京)军民融合技术装备博览会上演示单兵模拟训练系统。视觉中国供图

早上你骑的共享单车或许正是利用北斗导航指路,晚间的雷雨天气预报是气象卫星给你传达……尖端科技飞进寻常百姓家也不稀罕,“高大上”的军品上也常有民间技术的身影,如今军民融合已成为“热话题”,军民科技之间如何“愉快”地转移和转化也牵动着大众的心。

“国防应用仅仅是源头技术应用的一个方面。以美国国防部关键技术选择分析结果为例,90%以上美国国防部关键技术都具有军民两用的特点,这也为科技领域军民融合提供了天然基础。”中国宇航学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中国航天科技国际交流中心书记王一然认为,军民融合是国防科技发展的本质要求。

中国的军民融合已进入加速阶段,但军民科技之间的转移和转化道阻且长。

在中船重工军民融合与国防动员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许嵩看来,信息交流不畅是一大“拦路虎”,“按说在信息发达的年代,我们的信息应该是很畅通的,但是军民融合领域由于涉及保密和安全,很多信息并不能在互联网上公开。我们曾做过一次调查,超70%的民口企业认为信息交流不畅是制约军民融合发展的第一问题。”

目前,全军武器装备采购信息网等公共信息平台已“上线”,在政策信息需求方面迈进一大步。“但这距离社会预期还是有差距的,问题还没有得到根本性解决。”许嵩说。

即便信息在手,想要迈入军工的大门也不是“说走就走”,而是需要军工认证。

“要办齐‘四证’很麻烦,里面存在交叉重复认证,无形中阻碍了各种创新力量的进入,这是现在最大的一个问题。”中船重工军民融合与国防动员发展研究中心高级顾问陈书海说。

另一方面,民口企业难以触及军工项目,陈书海认为其中一部分原因要归结于民企自身的不稳定,“民间企业如果倒闭了,后续的维修、维护等怎么跟进?”

而许嵩认为这其中有两方面的缘由,“一是任何企业都有把自己的产业链做大的冲动,如果没有很好的调控,自由竞争最终会导致垄断,这是经济规律。军工企业首先作为一个经济体,也是有这种冲动的,而我们在这方面的指挥棒是负面激励。我们对军工集团的考核主要考虑的是它国有资产的增值和保值,这样反而激励了军工集团不断兼并重组,扩大自己,垒高壁垒,导致了在某些配套领域与民争利的现象。”

怎么办?许嵩建议,首先要对保密制度进行创新,按程序推进国防科技成果的解密和国防科研需求的解密,这是军民科技转移和转化的前提条件,“如果这个解决不了,后面就无法顺利进行”。

“其次激励机制要进行改革,也就是协同创新成果的收益问题。我国科技成果的产权是归国家的,单位和发明人的权益在一定程度上得不到保护。这样任何人都不会主动地承担转移转化的工作。”许嵩建议,可以把科技成果的产权分割为所有权、处置权、使用权,让参与协调创新的主体可以拿到合理收益。

在王一然看来,“从科技的形成、开发与应用过程看,军事装备对‘高强对抗、灵活机动、微型小型化、信息化’等特殊性能不断在提出新的要求,对更为基础的科学发现、技术研究和应用开发的需求也在不断翻新。”在他眼中,理想的军民融合图景应是,科研环节均衡有序,创新实体各尽其责,科技资源共享开放,科技管理集约高效。

上一篇:阿里怎么看ofo融资7亿美元? 我们只是投了3000万
下一篇:万钢:基础研究要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

发表评论